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晚风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地府铲屎官

地府铲屎官

笔尖上的灵魂 著

其他类型连载

【轻松+毒舌+沙雕慢节奏的搞笑故事】我被流星意外的送到了冥界,带着个重度残疾的神仙,身边还跟着三条傻狗,本想安安稳稳的混口饭吃。谁曾想却赶上了冥界的战乱,一步步的把我逼进了战争的旋涡。

主角:   更新:2022-11-16 19:45:00

在线阅读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《地府铲屎官》,由网络作家“笔尖上的灵魂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【轻松+毒舌+沙雕慢节奏的搞笑故事】我被流星意外的送到了冥界,带着个重度残疾的神仙,身边还跟着三条傻狗,本想安安稳稳的混口饭吃。谁曾想却赶上了冥界的战乱,一步步的把我逼进了战争的旋涡。

《地府铲屎官》精彩片段

重症监护室

服务台上两个值夜班的护士正悄声的聊着天。

“哎,旁边儿那屋的帅哥挺可怜啊,长得一表人才,怎么就植物人了呢,啧啧...太可惜了…”年轻的小护士咂着小嘴,一脸的花痴相。

“哼,小浪蹄子,想老爷们了吧!”旁边的护士长白了她一眼,又说道:”几天前不是有流星雨吗,听说他一个人大半夜的跑山顶许愿去了,可没承想中了大奖,脑袋让陨石给砸了,送过来的时候我正好在场,那脑袋上都给砸出个窟窿,我都吓傻了,听说那块陨石还在他脑子里呢,位置卡的特别准,大夫都不敢动,怕取出来人就没了,啧啧啧...”

她想起那一幕就让她感到恐怖,一边说着还不住的咂着嘴,

小护士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:“那他还能活着?”

这一问,让护士长也起了兴致,激动的说:“你是没看见呐,我瞅他第一眼也觉着这人肯定是没了,可没过多大一会儿,这人就开始哼唧了,当时给我吓了一跳!院长都来了,他看完那人的情况,说w这简直就是天文学和生物学上完美结合的奇迹...”

...

病床上的易文已经昏迷了七天,半生半死的沉睡之际,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:“哎!小兄弟,醒醒!”

他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:“谁啊?”

感觉胳膊又被人推了几下,这才有些惊醒,睁眼儿左右一瞧,四周围模模糊糊的漆黑一片,也没看见半个人影儿。

正疑惑的不知所措呢,眼巴前忽然就凭空出现了一道虚影,片刻间又具象成了一个年轻男人。

穿着一身淡青色的古装长袍,头顶还卷着一束发髻,正一瘸一拐的往自己的眼巴前凑。

易文愣愣的瞅着这人,猛地惊叫了一声:“啊呀我去!什么玩意儿?”说着话还下意识的踹了那人一脚,却发现踢出的腿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。

我靠!这踏马是鬼么?

“嗷”的一声惊叫,他吓得俩腿儿蹬地,一脸恐惧的直往身后倒着爬。

这男子也没料到他反应居然这么大,也被这声大叫吓了个激灵,赶忙后退了两步。

见他吓成这怂样,又连忙摆了摆手:“小兄弟,不用怕,我是来找你帮忙的!”

“呃?帮忙?”易文定了定神,歪了下脑袋,心里有点纳闷,这货穿的衣服跟天龙八部里的丁春秋似的,找我帮什么忙,便一脸狐疑的问道:“你是从电视机里出来的吗?找我帮什么忙啊?”

他刚说完这话,眼前一亮!紧接着心里就是一震,仔细一打量这货才发现,他长得也太好看了!

那皮肤就跟刮了大白似的,粉嫩白皙的程度就跟那刚出生的婴儿一样。

精致的五官和弧度完美的面部轮廓,和二次元动漫里的人物似的,长相已经完全突破了他的审美极限。简直就是个可自由移动的典藏级艺术品,这要是抓起来放动物园里,门票都得涨二百!

要是论起这外貌,虽然易文也自认是人间少有的极品。

高中时期攒了三年的情书,等到毕业全当废纸卖了,居然换了台自行车!

可跟眼前这人一比,那只能是自惭形秽,羡慕嫉妒的恨其不亡啊!

男子文质彬彬的抱拳弯腰,躬身施了一礼。

易文歪着脑袋斜眼儿瞧他,心下只觉得莫名其妙,这打哪儿冒出来的怪胎?

男子见他没反应,尴尬的笑了两声,便自顾自的介绍道:“我叫羿,原是天界的上仙,流落至此无处可依,恰好碰见阁下有难,想来必有因缘。本意出手相救,奈何那天石的威力非我能敌,未能护你周全。”

说到这,他俏脸泛红,羞愧的微微垂头,眼神也窘迫的四下闪烁,神色歉然的呆立了片刻,接着道:“虽是如此,好歹也算保住了阁下的命,不然那天石的威力足以使阁下三魂俱灭,七魄尽毁。”

易文无意识的摸了摸下巴,这哥们是不是开塞露喝多了,这话也就是脑浆子兑了半斤假酒的傻叉才会信吧。

羿见他眼神越发的警惕,顿时有些焦急:“阁下摸摸头顶便知我所说不假。”

易文一愣,将信将疑的伸手探向头顶,卧槽!居然有个坑,大小感觉刚好能塞进个鸡蛋。

这可不得了,对他来说形象可是大于生命的,本来他就梳着中分过耳的长发,头顶的发缝突然多了个坑,这对他一向引以为傲外貌可是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,心灵上的创伤更是无法弥补。

在他惊恐的同时,脑海中仅存的一段记忆也随即浮现,月光下的半山腰,自己正走在通往山顶的石阶上,忽然,周围稀落的人群里传出了一声惊呼:“那是什么玩意?”

易文抬眼儿一瞧,清亮的星空下一个黑点正逐渐变大,紧接就是脑袋一痛,眼前就黑了...

他顿时破口大骂:“卧槽!这是哪个狗日的往下扔石头!”

羿摇了摇头:“砸中你的正是天界的灵石,”怕易文听不懂,又补充道:“就是陨石!”

“陨石?”

易文歪着脑袋张着嘴,俩手捂着那陨石坑,脸上写满了震惊。

简直就是癞蛤蟆长毛,怎么可能呢?那玩意能砸我脑袋上?可再不信,头顶的陨石坑不会骗人呐,他一边惊恐的捂着头顶,一边在心里感叹:居然能摊上这事!可真是祖上缺了大德了!

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恐惧,羿微微一笑安慰道:“我能帮你恢复样貌。”

听到这,易文的眼神突然泛出了光芒:“怎么帮?”

恍然想起方才他说的话,赶忙又问:“你说你是个神仙,是个什么神仙?”

说完,不禁又上下打量起羿,最后把目光定在了他的左腿上,疑惑的问道:“我知道的神仙里就一个瘸腿的,可人家拄着拐呢,你这就是单纯的瘸啊。”

羿很尴尬,白皙的面庞瞬间又蒙上了一层绯红,讪笑着答道:“你说的那位仙人我知道,姓李,他是先天残疾,我跟他不一样,我是后天让人打的。”

一听这话,易文的好奇心大起:“神仙还能挨揍?”

羿的神色忽然变得落寞,仰天闭目,叹了口气,无奈的解释道:“唉...原本我与娇妻厮守在天界。踏云驾鹤,遨游天海银河,采奇花摘异果,召四海仙友对弈,唤八方神灵舞乐,日子那是无比的快活...”

易文皱了下眉头,一听这云里雾里的话头就知道这货要唠叨,猛地大喝了一声:“少废话!说重点!”

羿抖了个激灵,悠悠的继续道:“直到那日,我与娇妻正在天河边赏鱼,一个醉鬼恰好经过,见我妻子貌美便出言调戏,我与他争辩,他却对我百般羞辱。我一时怒急便出手与他斗了一场。奈何那醉鬼道行高深,又有神兵利器,我敌不过,被他重伤了元神。仙力丧失了八九分,无法自愈,腿也不听使唤了,算是落下了终身残疾。”

一边说着话,眼泪也顺着两颊止不住的涌了出来。

易文见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,心里也是一紧,没想到天界也有臭流氓啊,能把一个上仙打成这样,看来还不是一般的流氓,他下意识的砸了咂嘴,惋惜的说道:“哎呀,这事弄的,摊上这倒霉事确实太揪心了!”

羿抹了把眼泪,接着说道:“唉,毕竟是我先动的手,触犯了天规。最后被天庭责罚,只能流落在阴阳二界,辗转于五浊恶世,回天遥遥无期。”

说到最后,这泪水就像是没了阀的水龙头,哗哗地淋着衣袍。

老话说得好,虎落平阳被犬欺,龙游浅水遭虾戏,神仙遭了难混的跟鬼也差不多了,易文不免对这个残疾神泛起了同情心:“啧啧...那调戏你对象的流氓后来怎么样了?”

这一问,羿的脸色骤然一变,目光也变得狠厉起来,冷笑了一声:“哼!那混账酒鬼也受了重罚,被贬下界投成了猪,后来听说是跟着一个和尚上西天了。”

我靠!易文听到这冷汗都冒出来了,这后半段的故事感觉这么熟呢,那酒鬼不会是天蓬元帅吧,要是让他揍成个残疾倒也不奇怪了,人家没取经之前那可是有一号的天庭大牛×。

心下又是不解,便疑惑的问道:“我一个凡人能帮你什么忙啊?我又打不过他,别说是八戒,我连超过五十斤的猪都弄不了!”

羿莞尔一笑,微微摇了摇头:“我与他恩怨已了,又怎会寻仇,当下只求一处容身之所,得以休养仙身,以待回升天界。”

虽然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,可羿那期待的眼神却是让他心里边儿一阵发毛。

易文紧着眉头讶然问道:“容身之所?求我?”

羿的嘴角微微扬起,欣喜的点了点头:“只要你答应,我便帮你恢复样貌。”

“可我也没地儿给你住啊,”易文无可奈何的摊着手,自己还住大学宿舍呢,上哪给他腾地儿去。

羿没再说话,就是俩眼直勾勾的盯着他,那可怜巴巴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。

开始易文还不明白他这眼神儿是什么意思,疑惑了片刻,顺着他的眼神儿捋着目光,这才发现,这货貌似在盯着自己的脑门,下意识的又摸了摸头,猛地恍然大悟,不由得惊叫:“你不是要住这坑里吧?”

羿欣喜的摇摇头:“不是坑里,我是要进入那块灵石,那灵石已经镶进了你的脑袋,与你融为一体,这正是我天赐的归宿。”

易文听的心里直发颤,直接摇起了脑袋:“不行!开玩笑呢?这不是裤裆里拉琴!你扯我蛋呢吗?我这脑子本来就不太灵光,你没事儿在里边儿瞎溜达,万一把我神经踹坏了怎么办?好歹你也是个神仙,就算是流落凡间,可总不至于连个呆的地儿都找不着吧?”

羿的神色顿时黯淡了许多,没想到他拒绝的这么直接,悠悠的叹了口气,一脸苦涩的解释道:“唉...这阴阳二界虽广,可山有神,水有灵,哪儿都有主,我流落至此无名无份,山不收,水不容,哪有栖身之地啊。”说着话,又抹了把眼泪儿。

易文见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实在是于心不忍,可要是让这货住在自己的脑子里那也是不能接受的,毕竟没人愿意无时无刻身边都跟着个活物吧,虽说是个神仙,可看他这样混的还不如鬼呢。

思虑了片刻,脑中灵光一闪,易文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开心的说道:“那我给你买块玉吧,神灵不都是喜欢附在玉石里边吗,我买块好点的,你看这样行不?”

本来是好心,见他这么可怜实在是不忍,可没想到这羿居然一脸不屑的眯起了眼,轻蔑的白了他一下,冷笑了一声:“哼~凡间俗物,会污了我的身份!”

哎呀卧槽!这下易文可被他的态度给搞恼火了,都混成这B样儿了还他喵的装呢,也不跟他客气了,直接开怼:“你还挺高贵呢?一块好点的玉得不少钱呢!老子给你买是瞧得起你,您要是这么牛逼,那您爱哪哪去吧,我可帮不了您!”

羿愣了一下,没想到这小子说话这么不客气,一点面子都不留,当即也是心急,便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:“好歹我也算救了你,怎么跟神仙说话呢!”

这下易文也是一愣!我靠!脾气还挺硬,也是不经大脑的回怼了一句:“我特么求你救了!”

“呃...”羿懵逼了,因为他说的对啊!可好不容易才碰上个安身立命的机会,也不能因为两句话就这么错过了。想到这,又装出了一副可怜相,委屈巴巴的哀求说:“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么,你可以提条件,只要不过分咱俩就能合作愉快!”

易文也是一时火急,此刻见他又软了,心下也不再计较,毕竟头顶的陨石坑还得靠他治呢,更何况现在还让自己提条件,主动权都在自己手里,开心还来不及呢。

“那...我先想想咱哥俩怎么合作愉快?”贪婪之心溢于神色,他呆呆的蹲在地上,嘴角高高的扬起,神情异常呆滞,目光极度涣散,脑子里现在全是愿望,就连小时候想喝的奶粉都想起来了!

羿见他像傻了一般半天没动静,咧嘴一笑:“小兄弟,想好了吗?”

“咻!”

易文回过神,下意识的吸了口口水:“啊,嘿嘿~想好了...”

羿有些厌恶他的表情,可依旧保持着微笑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易文忽然收起了笑容,一本正经的的说道:“我要小姐姐!”

“呵呵,好!”羿的心中不禁冷笑:这就是凡人呐!

接着他抬起手,慢轻轻的在半空比划了两下,只见那手掌的方向突然出现了一道扭曲的虚影,那虚影在半空中不断的扭曲伸缩,逐渐变成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简影。

又过了几秒钟,那逐渐实体化的简影在闪过一道光芒之后,真就变成了一位穿着泳装的红发女郎,这美女一出现便热情的朝易文连连摆手打着招呼:“哈尼!”

“哎我去!”易文下巴都快掉了,这异域美女的热情瞬间就把他的血都蒸熟了。

羿见他连这点诱惑都能被迷了心窍,嘴角微微扬起,不失时机的说道:“有这样的美女每天陪在你身边会不会让你感到幸福?”

易文看美女正入神呢,这话音刚一入耳,大脑就仿佛受到了重击,微微一愣,他机械般的扭过头,不可思议的注视着羿:“这合适吗?”

“当然可以!你俩多般配啊!”羿连忙答道。

易文心下狂喜,脸都乐开了花:“嘿呀!好!”忙转头看向那美女,笑的那嘴都快咧到太阳穴了,朝美女探出俩胳膊,傻呵呵的笑道:“来来来!快过来!哥给你乐一个!”

可那美女却丝毫都没有动弹的意思,只是保持着微笑,静静的着看他。

“你还没答应我的请求,”羿眯着眼睛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。

易文此时虽然是脑浆子沸腾,可毕竟不傻,收了收心神,表情逐渐恢复了正常,大脑也不停的开始了算计。

人的基本需求无非是钱和感情,有了前者能更好的生存,而后者却可以滋润灵魂。

虽然这美女极具诱惑,可换位一思考,对神仙来说这买卖是不是做的太划算了,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,自己是不是太便宜了。

他提高了嗓门,斩钉截铁的嚷道:“我还要钱!”

“呵呵,满足你!”羿眼神里的轻蔑更甚,自信的样子好像无所不能一般。

他抬起手,指向不远处的地面:“看吧,你要的钱!”

易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心脏都快蹦出来!只见那地面儿上凭空出现的钞票,正一摞一摞不断的向上堆积,片刻的功夫便整整齐齐的码出了一座小金字塔。

“卧槽!”易文下意识的惊呼起来,心脏都快蹦出来了!他从小到大哪儿见过这么多钱,俩眼珠子瞪得溜圆!心想:这以后再去吃麻辣烫可以喝汽水了!

“这些够吗?”羿有些鄙夷的问道,语气中彻底没有了一开始的谦卑。

易文瞅着钱山呆愣了半晌,瞄了眼红发美女,又扭头坚定的看着羿:“我还有个要求!”

“嗯?”羿感到意外,财色双收还不满足,看来他还有点儿追求,便诧异的看着他:“你说吧!”

易文指着红发美女,大声说道:“再来俩!跟她一模一样的!”

羿下巴都掉了,这个凡人的追求已经是变态了,他无语的抬起手,又召唤出了两个相同的美女。

三个一模一样的红发女郎并排站在眼前,易文的心里和嘴上都乐开了花,守着这三胞胎白发齐眉!值了!他仰天大笑:“哈哈~四个人玩啥都够了!”

他正起身准备扑向美女的时候,地面却忽然一颤,猛地摔了个跟头:“卧槽!什么情况?”

羿也发现情况,赶忙大声问道:“你要的我都给你了,我的要求你答不答应?”

这美女和钱早就让易文心旷神怡了,反正也没什么坏处,大脸猫耳朵里不是还住个花大姐么,脑子里住个神仙也就无所谓了,便欣然应道:“行!只要你不做对我有害的事情,那就随你吧!”

羿顿时喜上眉梢,大喊一声:“好,咱俩的约定天地为证!”紧接着整个人便化作一束青光,直接飞向易文,一眨眼便没入了他头顶的陨石坑里。

易文摸摸头,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扯着嗓子大喊道:“你进去了吗?”

刚说完,头顶忽然传来一股仿佛电流划过般的酥麻感,伴随着这股快意,一个信息同时在脑海中闪过:【我在】

没等他再问,地面再次晃动起来。

“卧槽!震了?”来不及多想,他赶忙爬起来,朝着那钱堆就冲了过去。

左一捆又一捆不停的往兜里塞,可身上都揣满了也没装下多少。

他一转念才想起来,我不是一个人呐,忙扭过头,对着那三胞胎大喊一声:“别愣着了哈尼!赶紧过来帮忙啊!”

一听招呼,这姐妹仨立马娇笑着蹦了过来。

他赶紧脱了外套和贴身的长袖,铺在地面,麻利的装好了钱,打成包。

感觉还是不够,又把裤子脱了下来,把两个裤脚系成节,灌了满满的一裤子钱。

心想能拿多少算多少吧,剩下的回头再说!

回头看着三姐妹,手指着地上打好的钱包,豪气的说道:“一人拿一个!哥领你们吃麻辣烫去!”

“耶!”

仨美女一人背着一包钱,簇拥在易文身边,笑的花枝乱颤。

“哈哈哈!”易文也是开心的不得了,好日子来了!不免有些得意忘形,大笑了起来。

突然,地面又开始了晃动,相比之前更加的剧烈!仿佛天地即将颠倒一般。

只一瞬间,这四个人全都趴在了地上。

“卧槽!”易文骂了一声,赶紧爬起来,刚寻思快跑,可四下一看!黑咕隆咚的也不知路在何方。

他大喊了一声:“这踏马是哪啊?”

可趴在地上的仨美女却依然是仰着头,冲他不停的娇笑:“哈尼~”

卧槽!这姐仨不会是傻X吧?

易文正心神不定,脑子也乱成了一锅粥。身体却忽然传来一阵剧痛,整个空间的晃动频率也更加剧烈。

在一阵剧烈的头痛之后,眼前一黑!便失去了意识...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